Piccolor

run away

遇她

下载快乐的片段
坏情绪就be alone
alright!!!!

希望还能与你一起下载更多的happy moments~

Miss温栀柠:

  这是一篇迟到了很久的情书。(不能怪我,很早就说要给她写。但是,这个人他嫌弃我!哼唧,柠柠委屈,柠柠不仅要说还要哭!)我遇到了我这半世的温柔,遇到了心安之所都是因为我遇到了她,我很庆幸她成为了我的女人。
  记得初遇,她叫我Miss温。我因为百日坤廷文糊的一批,在群里嚎。这个时候,她进入了我的视线。我们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熟悉起来了,好像是因为一篇书评,我们聊的很尽兴,此后夜夜笙歌(划掉,没有!)
其实我不是个稳重的人,但我的底气都是她给的。我跟她说你在,我心安。她说我是什么吉祥物吗,我当时没有回答你,现在我和你说,你是我的心安之所。
  我爱她,爱她彻头彻尾的温柔;爱她的面面俱到;爱她说话时的娇嗔语气(自我解读);爱她表达的小心翼翼的占有欲;爱她不经意间透露出小不安。可是宝贝啊,我只有你一个人,从有你开始,就只有一个你。
  好似爱你,已经成为习惯,渗入生活,开心也是你难过也是你,时时刻刻都想与你分享。我像是你的小朋友,你教我学会成长,习惯孤独,但你给予我的始终只有一样,陪伴。那些道了晚安还聊的热火朝天的夜;那些改了五次三番的文;那些我深夜无人诉说的累(累),是我们一路以来最好的见证。
  自相识到现在已近一月,30天足够养成习惯。而今,你是我的习惯,是我的底气也是我的幸福。愿往后余生,我们依旧能称作我们。
  这次抓紧你的手就不会放开,让我们共赏着人生给予我们的风景吧。 @Piccolor
  我们是彼此的,你是我的哟哟,而我是你的阿柠。
                 2018年9月23日22点27分温栀柠书于卧室


负责催策划 @Miss温栀柠 的主催
哈哈哈哈哈
为阿柠策划的第一次联文官宣撒花🎉
辛苦/多谢各位老师多日以来的关照🙇

Miss温栀柠:

世千百态,变化无常。亦如人,之情,之感。
动以情,喜怒哀思忧悲恐
感以观,心耳意嘴眼鼻
为七情,是想,是绪,是魄,是灵魂的操控者。
为六欲,是感,是抚,是聆听,是上天所给予。
此情此感,无法逃离,亦甘之如饴。
亦客,我们愿做臣服者,与世界共享。
亦主,我们要做操控者,宣判整个世界。
十三之情欲,十四之身受。
小小礼物,赠予你们。
是喜是悲,是愈是疼
十三周礼物,
不成敬意。

十三位送礼人自2018年10月13日起至2019年1月6号的送礼顺序依次是:

10月13日  @软心蜜贝

10月20日  @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10月27日  @徐洛洛洛

11月04日 @二两粉不饱

11月10日 @李茶得

11月18日 @Miss温栀柠

11月25日 @墙头只有一点点的追星少女

12月01日 @九八仙子

12月08日 @Aihunlay

12月14日 @艾布里珂特

12月23日 @卖女孩的小火柴

12月30日 @Pinkuniverse_Ting

01月06日 @余笙之生

特别呜谢
美工: @软心蜜贝
文案: @余笙之生

策划 \Miss温栀柠

更多详细内容请戳本次活动专属tag:十三周礼物

我现在很难说是否还活着的
不过下一次坤廷合体
我应该就能满血复活了

相逢何必重相识02

(伪)教官坤&学生正
破镜重圆

01

 

4.

舞蹈系的军训其实没有其他非艺术类专业那么严格,于是在更多的休息时间里,蔡教官就免不了被学生们‘调戏’,特别是女同学——


“教官教官,你的自我介绍呢?”


“我昨天不是介绍过了吗?”,蔡教官不以为然的拍了拍雪白的裤子,坐在了不知道哪个有心人拿来的椅子上。


“那不算吧,教官你什么时候生日呀?是哪里人?·····”,几个前排的女生唧唧喳喳地,估计蔡徐坤也没怎么见过这阵仗,不知怎么推辞,只好微微低头抿嘴苦笑了一下,然后煞有介事地站起身来——可能是军队里的习惯让他在自报家门的时候要稍显正式一些——


“嗯,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叫蔡徐坤,徐就是一个姓,坤是乾坤的坤,今年20岁,入伍到现在是第三年了”


那几个特别大胆的女生以为他又要打住不说了,赶紧重复了好几次好奇的问题,朱正廷作为班上1/3的男生之一,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蔡徐坤扫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生日嘛,不在这个月,在下个月”


“那就是狮子座咯!”


蔡徐坤也不回答是还是不是,又或是假装没有听到:“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一次性都给我问完。”


接二连三的问题让朱正廷都有些听不下去,还觉得有些丢脸,那些触及隐私的或者是毫无营养的问题,比如鞋子多大码之类的,真的有必要问吗?!军训的教官而已,有几何会再见?了解那么深入有意义吗?


也许是为了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蔡徐坤在敷衍了好几个问题之后,说是要了解一下休息时间结束之后的安排,奔隔壁班的教官也就是连长而去了。


蔡徐坤解答了众人的几个疑惑之后并不能让大家停止好奇,反而引发了更大范围的议论——


“果然好看的人都献给国家了”


“你没听说他快要退役了咩?”


“真的吗?他才20诶?”


“听隔壁班教官说也是G省的啦”


“据说他本来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学的诶,不知道怎么就去参军了”


“管人家呢,教官一片赤诚,自然是心系祖国的”


“???你这官方说法让我怀疑另有隐情”


“······”


“哔哔——”,休息时间到了,连长吹响哨子,“带队训练!!”


“快点站好!”,蔡教官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大家小声的议论,脸色好像比休息之前黑了一点,“我说了多少次一吹哨就要站起来?!”


几个刚才因为激动而没有控制好音量的女生都有些心虚。


朱正廷自然是不怕的,不是因为没有参与议论,而是因为——这狮子太奶了嘛!比起之前遇到过的教官来说真是太小巫见大巫了,应付不了小女生就跑去找自己的上级什么的真是让人更想·····呸呸呸!朱正廷,你想什么呢?!



5.

朱正廷是班长,于是军训的时候就成为了副排长——排长是蔡徐坤。每天都要在早中晚三次集合的时候点名,把请假和看训(即在一旁观看军训)的人等向他报备清楚。


晚训的选址是在一条环校大道上,可以沿着马路看到很远的地方,七月的傍晚,恰逢台风在外围兜兜转转的缘故,多少形成了些层叠的云,于是晚霞总是格外的好看。每天教官来之前都会有人掏出手机拍照,而像朱正廷这样的自然乖乖听话没有带手机,在等待的时候无非按照蔡教官所教导的把水壶的带子缠起来塞进网格里,又拆开来重新缠上。


这天晚上他趁着天色依稀的亮度眯着眼把名点完,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立在他面前,他没注意,张望了半天蔡徐坤在哪,直到面前的人开口:


“换了套衣服你就不认识了?”


蔡徐坤换掉了全白的海军正装,穿着和朱正廷身上相似的海洋迷彩,微微往右偏了偏头,有些好笑似的看着他。


“昂,噢唔······今天的人除了全天请假的都到齐了”


在这个距离下,朱正廷发现其实自己似乎比蔡徐坤高一点点,于是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的小表情被蔡徐坤看得一清二楚。


“嗯,归队吧”


蔡徐坤曾经提过学校批量卖给学生的这些海洋迷彩一看就是盗版,质量也很差,于是朱正廷就留了个心眼,趁此时的近距离留意了一下他身上的‘正版’——内腰带看不见,外腰带不一样,折起长袖的外套里面还穿了一件蓝白条纹的短袖,鞋子——鞋子就不说了,黑色军靴,而不是他们如今脚底蹬着的浅口胶鞋。


他们班的学习进度是全系最慢的,不是因为蔡徐坤教得不好,而是他们学得太慢,当然也有蔡教官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缘故,所以他们虽然还没有开始学迈正步,但齐步走还是走得初有成效的,以至于隔壁班已经快疯掉的教官指着他们班大吼:“你们看看别的排走的!再看看你们?!”。


教官之间流传着一句名言:“不是我们来折磨学生,是学生来折磨我们。”


蔡徐坤在面对十次有八次走不好的方阵时最常说的就是:“我的天呐”,加上双手捂脸;


蔡徐坤在连长要求他在休息时间教好几个坐在一起的排唱军歌的时候总是推说自己五音不全,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场,唱得到还挺好;


每次解散之前都要带着队伍从训练场地过马路回到宿舍区,有好几次都要带着他们走到饭堂跟前去了,可是解散之后,一下子又不见人影了。


朱正廷其实一直把他当成普通教官、一位值得尊重的军人来看待的,心中的教条便是:“敬而远之”,虽然不至于说像学姐警告学妹时候说的那样:“把教官当成学校保安就好”,但随着相处的日子越长,总觉得他愈发可爱了。





TBC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时至今日,朱正廷已经立了好几个flag了。

预警

我写文虽然不是超级无敌巨慢
(为什么要加这么多定语???)

但更文会比较慢
特别是暑假到开学初这段时间
九月中旬过后我可能会闲下来一点

也不想在状态不佳的时候写东西
怕写出来就变质了
(也写不出来)

多谢各位谅解和等待
鞠躬🙇

又及:相逢何必重相识02在写了
          没有意外的话明天或者今晚将近明天的时候能发

@Miss温栀柠

摘纪录:

五分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有十分喜欢,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朱生豪


感谢推荐

【百日坤廷DAY15 】 相逢何必重相识 01

(伪)教官坤&学生正

  破镜重圆

1.

G城的冬天又湿又冷,朱正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国,也许要回许久未曾踏入的家中过年能成为很好的幌子,虽然在回家之前他先来了这座他曾经待过三年的城市。

由于飞机晚点,到达的时候已经夜深,去往那所在郊区的岛上的大学的公交已经没有了,朱正廷只能在闹市区随便找个酒店住一晚。

飞机上的餐食他几乎没碰,于是回酒店放好东西他就颇有些风风火火地来到了楼下的街上,在一家卖布拉肠的店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掀开了塑料的门帘——然后被里面扑来的温暖香气挽留了。

“一碗红豆粥,还有一份叉烧玉米肠”

“还要一个叉烧玉米肠”

朱正廷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这一款,便听到身后的人几乎和他在同一时间也点了一样的。那声音熟悉的让他害怕,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缓缓回过头去——不是那个人。

朱正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果然他认识的那个声音与身后的陌生人很相似的家伙,是不会出现在这种桌子上满是没擦干净的油渍、连店小二和厨师都是同一个人的店里的。

店里的人不多,也很安静,所以当朱正廷喝起那碗那热气腾腾的红豆粥的时候,轻易就沉湎在了那甜蜜浓稠的氤氲香气里。

2.

期末考完之后已经是六月的尾声,G城一天天的不是黄色高温警报就是橙色大雨警报,搞得人措手不及,就像蔡徐坤的出现一样,让朱正廷无力招架。

朱正廷就读的大学的军训时间安排很奇怪,起码在他所在的省份中的大学里是独一份——在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才军训,从七月初开始,整整为期一个月。七月,几乎是G城最热的一个月,虽然这个时候雨水也多,但其实这种下一会儿停一会儿的雨对军训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军训的军服要自己去领,短袖上衣、长裤、长袖外套、肩章、军鞋、内腰带、外腰带、帽子和水壶,一套是不够换洗的,于是朱正廷又跟舍友一起上网买了一套衣服裤子,省得给学校找来的商家赚钱。

水壶的瓶盖一拧开就发现瓶口沾着盖子掉的漆,本来这粗制滥造的铝制水壶异味就很重,学长学姐提醒过他们要好好清洗,最好套着个保鲜袋再装水,他第一天还真这么干了,但是那棕色的漆沾了一圈,扯起保鲜袋来还是一样的让人无法下嘴,后来就破罐子破摔,直接倒着喝,尽量不接触到瓶口就是了。

那油漆刺鼻的味道让他每次喝水的时候都憋着气,因为要倒着喝,还得仰着头,仰着头的时候,自然就会微微眯起眼睛,于是当身旁的同学在军训开幕式彩排的时候因为看到教官入场而激动地用手肘怼他的时候,他的水壶在空中倒出的水流发生了偏移,惊得他把手松开了,然后那挎在腰侧的水壶的口朝着队伍之间的间隙倾倒下去,刚好把进来整理队伍的教官的裤子淋湿了——海军的、雪白的、笔挺的裤子。

经历过中学时期魔鬼军训的朱正廷对教官其实没有多大的期待甚至有些恐惧,在他印象中的教官多半是些兵痞,操着个大嗓门呜哩哇啦地让他们在操场上翻来覆去地受刑。然而可能是大学里分配的军官资源比较好,于是他抬起头目光一路追寻到对方的脸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对方走错了片场——这样的人就该来我们戏剧学院读书啊!表演系的大门朝您敞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下一秒朱正廷就从惊叹中回过神来——先甩开了旁边还沉浸在惊叹中的同学的手。

“没关系”,对方甚至没有低头看一下自己裤子的状况,还朝他微微点头笑了笑,然后就走到队伍后面去让他们赶紧对正看齐。

在七月惨烈的阳光之下,朱正廷第一次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寒凉,从他因为站立过久而麻木了的脚后跟传达到头顶。

3.

连长给每个班分配教官的时候朱正廷其实有在本班的教官祈祷不是那个被自己泼到的家伙。

“二排!蔡徐坤!”,然而,连长举着个大喇叭喊道,那个教官小跑过来,打破了朱正廷的希望。

随着时间愈加接近正午,空气中的水分仿佛都在扭曲变形,汗水被闷在劣质的军训服之中,一股股地从皮肤上滚落。

蔡教官也不自我介绍,把统一着装、军训纪律之类的叮嘱了一遍,就开始了正式训练。

照例是先站军姿,时长从五分钟开始逐渐增长。别的教官在学生站军姿的时候都会说说话转移注意力,防止有人过快晕倒,而蔡教官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偶尔提醒几个站姿不标准的同学,在人群的缝隙中钻来钻去,白色的军服晃的人心烦——朱正廷是第一次被海军军官当教官,第一次见教官穿的不是迷彩,还挺有新鲜感的。

休息时间蔡教官见那片有树荫的空地已经坐了好几个班的人,让他们赶紧小跑过去占位置坐下。

“还有位置吗?”,隔壁排还没找到位置让学生休息的教官在太阳底下朝蔡教官喊道。

“没啦!”

在隔壁排同学羡慕嫉妒的目光和本班同学幸灾乐祸的窃笑声中,蔡教官眼里闪烁的狡黠光芒让朱正廷意识到,其实这个人比他们大不了几岁,脱去军人身份,也只是个大男孩罢了。

阳光被稀稀落落的隔离在头顶的树木之外,也有几朵没有被拦截住的光,裹在地面上,范围之内的人都纷纷往旁边移动,尽力躲在暗色的阴影里,朱正廷摘下帽子,下意识地扇了扇风,就被蔡教官盯住了——

“我最讨厌别人用军帽扇扇子,你们给我记住,不许用军帽扇来扇去”

朱正廷吓得把帽子端端正正戴回了头上,结果那人又说:“你们把帽子摘下来,一直戴着不怕中暑啊”

这顶连军徽都不在正中央的军帽甚至没有可以调节松紧的地方,粗糙不透风的布料不出多时就能闷得人满头大汗。

“我来自我介绍一下”,蔡教官因为穿着白色的军服,不能像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只好又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我姓蔡,叫蔡徐坤”,然后就停住了。

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想停顿一下想想下一句的措辞,甚至还有些人没听清的,结果他就真的打住没往下说了,朱正廷觉得他这段自我介绍给人的感觉活像是用嘴呼吸的时候被空气呛了一下。

如果说这天的朱正廷有哪一个瞬间和其他轻易就犯花痴的同学一样陷入了对蔡徐坤的赞赏之中,应该是他示范齐步走的时候,颀长挺拔身形配着一步到位的动作,严谨之中又带着些端庄优雅,直到白色的皮鞋鞋跟在最后停止步伐时触地的响声,才把他从目不转睛的状态中拯救出来。

TBC......

我知道,他们终将陌路。

Happy Birthday for August🎉 in his twenties

你每长大一点
爱你的时间就更多了一点

🎉🎉🎉🎉🎉🎉🎉🎉🎉